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百度老了?靈魂擺渡人李彥宏也老了

孫海亮 2020-01-23 21:05

編者按: 本文來源于花邊科技,作者李宇涵,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1991年的圣誕節,李彥宏帶著他的夢想飛往美國布法羅紐約州立大學讀書。

1996年4月,李彥宏想到了如何解決搜索引擎的作弊問題。那時的他想到了在北大所學的科技論文索引——科學論文通過索引被引用次數的多少來確定一篇論文的好壞,超鏈接就是對頁面的引用。

因此,他萌生了做搜索引擎的想法。

1997年的那個夏天,年薪已達八萬美金的他遇到了InfoseekCTO威廉·張。當著雅虎、微軟的面,他向威廉·張展示ranklink.com的性能,輸入chinatimes,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中國時報的網站,再搜IBM,IBM官方網站排在第一。

在當時,沒有任何一個搜索引擎能夠做得到。

同年,受威廉·張之邀,李彥宏離開了華爾街來到了硅谷,加入Infoseek出任主任工程師一職,并主持開發INFOSEEK第二代搜索引擎。

也是在這一年,李彥宏通過太太馬東敏結識了徐勇。

1998年4月,李彥宏不負眾望,領導完成了INFOSEEK第二代搜索引擎,成為了第一個使用超鏈分析的主流搜索引擎。

彼時的INFOSEEK已收錄了6400萬網頁,在業內也有著相當不錯的口碑。但是,由于無法承受持續虧損的現狀,1998年6月18日,INFOSEEK被迪士尼收購,同年9月INFOSEEK改名為go.com。

迪士尼的收購讓李彥宏一躍成為了百萬富翁,但是他不想再去其他的公司,不想命運再被別人掌握,于是他毅然決然的選擇離開。

李彥宏在美國的那八年,中國的互聯網其實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因此,自1995年起,李彥宏雖身在美國,但他每年都會回國考察尋找市場機遇,伺機重返國內市場。

1999年11月,在斯坦福大學《走進硅谷》的首映式中,李彥宏約到了徐勇,并向其提出兩個選項:

1、幫我籌錢,給你1%的提成;2、一起創業,我三你一分配股份。

清楚李彥宏能力的徐勇果斷的選擇了后者。

就在這一年,同樣是圣誕節,李彥宏告別了豪車、別墅還有道瓊斯的股票期權,帶著振興國內互聯網的滿腔熱血和其在搜索引擎技術上的實力,登上了回國的飛機,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北京大學。

海龜李彥宏正式開啟了創業之路。

在美國,李彥宏住別墅,在北京,他與徐勇擠在一間被打資源賓館客房;在INFOSEEK,李彥宏時間充裕生活輕松,在百度,他有了第一根白發。

2000年的第一天,李彥宏、徐勇在中關村安營扎寨,找來5個程序員,僅用四個月的時間做出了一個搜索引擎。

彼時,國內網民不過百萬,用戶的搜索習慣還未形成,再加上Google、雅虎的瘋狂擴張,李彥宏若想有所作為,唯有避其鋒芒、避實擊虛。因此,早年的百度,就選擇以企業為服務對象。

同年五月,百度以每年8萬美元的服務費,賣出了第一套搜索服務,其買主就是硅谷動力。四個月后,在百度第一個投資商IntegrityPartners的推薦下,德豐杰聯合IDG向百度投資1000萬美元,這為百度注入了一支的強心劑。

次年,新浪、搜狐等國內主流網站,也陸續開始使用百度搜索引擎。也正是借著王進東、張朝陽等互聯網大佬的流量,李彥宏很快找到了突破點,在Google、雅虎的勢力下,迅速占領了中國80%的網站搜索技術服務市場。

但是,好運并沒有持續太久。2000-2001年間,互聯網業界迎來了第一次「泡沫」、「崩盤」。無數網站關閉、無數域名成為了「死鏈接」。

彼時,在國內,網易的股票從30多美元跌倒了不足一美元;在國外,隨著巨額虧損的加劇,2001年底迪士尼關閉了www.go.co。

互聯網寒冬正式降臨,不滿足現狀久已的李彥宏決定轉型。

2001年初,互聯網寒冬的氣息仍未消散,迫于大環境的壓力,李彥宏將目光鎖定在了「廣告競價排名」上。

在李彥宏看來,單純的買搜索技術,即使買的再好還是難以盈利。當Overture在美國已經被證明成功后,李彥宏決定放棄「出賣搜索技術」的模式,轉而自己運營搜索引擎,靠著競價排名廣告盈利。

但是,這一大膽的設想與百度目前的商業模式大相徑庭,因此引來了董事會成員的集體反對。

反對并非全然沒有原因的,對于當時的中國而言,不僅大多數廣告客戶不明白什么是競價排名,就連百度銷售也無法說出個所以然。

同年八月,決定百度命運的視頻電話會議在深圳辦公室召開。盡管李彥宏慷慨激昂的說了兩個多小時,仍沒有改變董事們的堅決:我們的投資可不是為了讓你做這個的。

不改變只有死路一條,李彥宏拿出了辯論會的氣勢,我他媽的不做了,大家也都別做了,把公司關閉了拉倒!最后,他將手機重重的摔向桌面。

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向來溫文爾雅、內斂沉穩的Robin會變得如此的激動。也正是這一摔,百度的轉型方案正式被提上了正軌。

隨著資本助力的推動下,經過多重洗牌的互聯網領域,逐漸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百度、阿里和騰訊,他們分別占據著搜索、電商和社交,這三個互聯網公認肥沃的地帶。

三分天下的局面根本無法滿足他們的野心,統一天下成為了他們的下一個目標。

搜索起家的百度做起了有啊(電商)、貼吧(社交);社交起家的騰訊做起了搜搜(搜索)、拍拍網(電商);電商起家的阿里屏蔽了百度、做起了旺旺(社交)。

但天不遂人愿,有啊被迫停止運營,貼吧最終轉型失敗。李彥宏開始有了新想法:搜索、廣告,百度難道只能靠這兩點才能產生營收?

2002年初,在百度決定做搜索引擎后,與Google間正面交鋒,在所難免。

為了迎戰Google,李彥宏決定先放下公司的管理,做起項目經理親自管開發。彼時,百度內部對于迎戰Google的信心嚴重不足。

很多人認為,美國出身Google,錢比百度多、實力也比百度強,無論怎么想,百度都沒有足夠實力與Google正面剛,同時,但也有人驕傲認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好了」。

兩個極端思想的撞擊,造成了百度「細節執行上沒那么細,宏觀上也沒什么信心」的尷尬局面。

緊接著,百度開啟了針對Google的閃電計劃:日下載數據庫內容比Google多30%,頁面反應速度和Google一樣快,內容更新頻率全面超過Google。

同年十二月,閃電計劃完成。越來越多的人主動刪掉Google的鏈接,開始用起來百度。這讓所有百度人信心倍增。

隨著互聯網的高速發展,內容越來越趨向于同質化——同樣的內容有著數以萬計的副本,這導致互聯網上的排序優勢不再,因為對于用戶來說,無論誰在前搜索需求都可以得到滿足,因此Google的排序優勢不復存在。

對于李彥宏來說,這是一個好機會:搜索引擎越到后面,細節越重要,Google雖然有著硬實力的優勢,但是他們的想法并不一定能夠滿足國內用戶的需求。

以「搜索結果可以打開新窗口」為例子,曾經的Google認為打開新窗口會降低速度,因此以前的Google是找不到之前的搜索結果的,這讓國內用戶很不習慣。這便成為了百度突圍的數萬細節之一。

直到2010年1月,谷歌正式宣布退出中國市場,將35.6%的市場份額、年廣告收入22.5億元的搜索市場拱手奉上,持續了近十年的國內「搜索之戰」,百度終于迎來了曙光。

那一年,阿里迎來了創立以來最大的危機——與雅虎之間矛盾激化。隨后不久,「支付寶事件」再次將其推上了風口浪尖。

騰訊的日子也不怎么好過,在馬化騰與周宏偉的3Q大戰中,「一個艱難的決定」讓他站在了人民的對立面,QQ也因此口碑暴跌。

反觀百度,自Google退出后,失去了強大競爭對手,百度的股價一躍而起,員工數從不到五千迅速增長到了兩萬。百度也因此滯留在舒適區近兩年的時間,這也為百度埋下了禍根。

長期的安逸,讓百度逐漸失去了創新的動力,李彥宏也不例外。中年得子的他,越來越少出席公共見面會,即使出現了,更多的也是與家人同框。

安逸的氣息彌漫了整個百度帝國,直到「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百度才開始意識到暴風雨的到來。

智能手機的普及,更是加速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進程。

借著微信的東風,騰訊迅速登上了第一艘船,阿里緊跟其后。剛從安逸圈中蘇醒過來的百度才驀然發現,自己快要被互聯網淘汰了。

2016年是李彥宏的本命年,注定是個不得安生的一年。

上半年嗎,血友吧、魏則西事件先后爆發。百度、李彥宏也因此被全網輿論釘在了萬惡的十字架上。咒罵百度和李彥宏成為了科技、社交的風向標,百度樓下血字橫幅和恐嚇電話,都讓許多百度人很難在社交平臺上抬起頭。

一時間,曾經那個溫文爾雅、生活在金字塔尖大半輩子的李彥宏,成為了全民批斗會中的「吃著人血饅頭的資本家」、「精致的利己者」。

在輿論爆發后,李彥宏在接受《財經》專訪中提到:百度任何的好與不好,歸功、歸罪都應該是我。及時的示弱與反省雖然沒有徹底清除掉眾人的質疑,卻很好的阻止了輿論的再次爆發。

命運并沒有給百度、李彥宏喘息的機會。

同年11月,「太子」李明遠因經濟問題,引咎辭職。這也就意味著,曾經主導百度PC時代輝煌的一代人,已經全部離開了。

彼時,馬化騰有張志東為其出謀劃策;馬云還有他那一眾「合伙人」;而百度只有李彥宏和數萬名員工而已,不免有些落寞。

百度也由此開始了它的暴跌之旅,市值一落千丈,李彥宏與雙馬間的距離也變得越來越大。

百度在最艱難的時候選擇了All in 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這個機會是我的,我既喜歡這個東西,又擅長這個東西。當前百度已經從mobile first 轉變為 AI first。”李彥宏說。

2017年,離開百度十年的馬東敏,以董事長特別助理的身份回歸執掌戰投。

憑借著獨特的戰略眼光,百度戰投開始對內部業務進行重新洗牌、對外部加大投資范圍和力度。

到任僅一個月的時間,她就大刀闊斧的裁掉了醫療事業部,在她看來,在營收增長有限而支出不斷增長的當下,砍掉看不到前景的業務是必然趨勢。

在投資上,自2017年開始,百度的投資重點一直圍繞著AI所屬的行業。

緊接著,在AI領域深居多年且與李彥宏相識近20年的陸奇,空降百度,他的到來為百度帶了生機。

在戰略、業務上,陸奇大刀闊斧的收編整改,將AI主賽道上的主要業務部門收編整合,從而減少研發和內耗。在經過多重篩選后,非主賽道的業務(外賣、醫療、游戲等)被撤裁分離,在此過程中,百度的AI的兩大品牌逐漸成長起來——DuerOS語音交互平臺、Apollo自動駕駛平臺。

業內有很多人認為,將百度的戰略重心轉移到AI賽道的是陸奇,但其實并非如此。

2015年,李彥宏就首次提出了涉及人工智能,并建議設立「中國大腦」計劃;

2016年,李彥宏建議加快制定并完善無人駕駛汽車的相關政策法規;

直到2017年,再次提出更多與AI相關的提案,如智能交通信號燈解決高峰期的交通堵塞、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解決兒童走失等問題。

自此之后,人工智能與AI,就成為了李彥宏在公共場合必談的話題,人工智能儼然成為了李彥宏背水一戰的主戰場。

而也正是李彥宏對于AI的堅定,讓百度提前走上了人工智能的道路。李彥宏當時還感嘆:這一天真的來了,屬于我們的日子終于來了。

然而,錯過了「移動互聯網」后,人工智能是否能給予了百度、李彥宏一道新曙光?

2017年,是百度最激進的一年。但百度AI商業化的進程,開局并不順利。

「不做大佬許多年」的百度早已沒了當年的意氣風發。

阿里、騰訊一路高升,將百度遠遠的甩在身后,異軍突起的字節跳動,更是步步緊逼騰訊、阿里,虎視眈眈。

在百度停滯的數年里,騰訊、阿里都在多個賽道上進行對抗:出行、共享、外賣服務、新零售等,暫不提結果如何,但兩者對于互聯網個領域的深度滲透,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這讓百度承擔不小的壓力。

但不可否認的是,AI正逐漸成為了百度移動生態破冰的催化劑。

1、「搜索+信息流」成為百度新的業務增長點。2017年第二季度,百度的每日廣告營收為3000萬元,要知道上一個季度僅有1000萬元。人工智能讓百度的傳統業務實現了重獲新生般的高增長。

2、QuestMobile發布的2019春節大報告顯示:百度App在春晚旗艦的DAU增長超過1億,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百度貼吧、百度網盤、百度地圖等多款百度系產品,形成了一超多強式的集中發力。

3、百家號和智能小程序破解了搜索的歷史難題——百家號與新型的內容分發形式不謀而合,智能小程序的開源巧妙的將不同服務間的數據連接起來。

4、聯合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數據顯示:百度人工智能專利數量全球排名26位,在國內互聯網企業中排名第一。在深度學習領域,百度的專利申請量排名全球第二,僅次于中科院,領先于谷歌、微軟、IBM等國內外企業。

不得不承認,百度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與早前的移動互聯網轉型相比,此時的百度才算是真正建立了移動生態。

在過去的一年中,百度的命運仍舊跌宕起伏,股價滑坡、高層離職、無人車業務拆分等。在此期間,離職的高層就有9位之多,其中包括了原高級副總裁向海龍,原副總裁吳海峰、顧國棟、王路、鄭子斌等。

在市值上,字節跳動一躍而起,直接超越了百度,滴滴、美團、京東也都先后超越了百度,更有甚者連拼多多的市值,也一度反超百度。

高管人員的流失和屢屢被超的市值,都讓百度和李彥宏難以放松。

時至今日,百度已經20歲了,謙謙公子李彥宏也已經52歲了,經歷了兩場互聯網寒冬的他們,接下來將會譜寫出怎么樣的傳奇,還請拭目以待。

本文(含圖片)為合作媒體授權創業邦轉載,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熱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浙江快乐12选5开奖查询 福建时时彩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怎么玩 广东快乐10分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广东26选5开奖 杰克棋牌游戏手机版 双色球历史开奖结果 手机在线玩围棋 体球比分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