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有一種人生叫鐘南山:我要按照事實來說話

2020-01-23 19:32

編者按:本文來源于秦朔朋友圈,作者秦朔,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又看到鐘院士了。

1月20日晚,針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關防控情況,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鐘南山院士接受了央視“新聞1+1”采訪,回應民眾關切。

鐘院士的幾個觀點非常直接和清晰:

1、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現在剛剛開始,正在爬坡,跟SARS(非典)那時相比傳染性沒有那么強,毒力也還沒那么大。

2、(通過抗擊SARS)我們確實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另一方面,因為這個疾病處于一個起始階段,現在的病死率不能說明全面(情況),恐怕還得看這個疾病的發展。當前這個情況并不能代表它的全貌,因為這個疾病剛剛開始。

3、現在還是出現了人傳人的現象。在武漢有這樣肯定的證據,在廣東有兩個病人沒去過武漢,但是家人在去了武漢以后,染上了新型冠狀病毒,回到家里后,兩個家庭都染上了新型冠狀病毒。可以這么說,肯定有人傳人的現象。

4、現在對它的了解還是很不夠。我們只能從原則上(判斷),第一,它是一個新型的冠狀病毒。它引起的一些癥狀,跟以前SARS有些相似。第二,它的源頭是什么動物,基本上還不清楚。只是從各方面的流行病學調查的話,是來自一個野生動物,可能性比較大,比如說像竹鼠、獾這一類(這些)。

5、已經存在人傳人,同時醫務人員也有傳染,要提高警惕了。沒有特殊情況不要去武漢;有感冒要到發熱門診就診;要戴口罩。戴口罩還是有用的,因為這些病毒常常存在飛沫里。一般的外科口罩還是能夠阻擋大部分的病毒。

基于客觀事實,尊重客觀規律,進行客觀分析,給出客觀建議,一貫的南山風格!

什么是客觀?就是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存在,就在那里,實實在在。

在國家衛健委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鐘南山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的關鍵,是防止出現超級傳播者,武漢減少輸出非常重要。春節期間,估計病例數還會有增加。希望各地加強防控。

2003年春,廣東處在中國抗擊SARS的最前沿。當年67歲的鐘南山,基于事實和客觀規律,講真話,準確找出了疫情發生的真正原因。當時的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說:“我的決策都源于鐘南山等專家的研究,源于對疫情發展過程的仔細分析。”

鐘院士在抗擊SARS中的貢獻已載入史冊。他是2003年中央電視臺“感動中國”年度人物,頒獎辭是:

面對突如其來的SARS疫情,他冷靜、無畏,他以醫者的妙手仁心挽救生命,以科學家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應對災難。他說“在我們這個崗位上,做好防治疾病的工作,就是最大的政治”。

這擲地有聲的話語,表現出他的人生準則和職業操守。他以令人景仰的學術勇氣、高尚的醫德和深入的科學探索給予了人們戰勝疫情的力量。

2003年我還在《南風窗》工作,5月13日上午在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呼吸研究所鐘院士的辦公室對他做了專訪,這篇文章后來也被用作《勇敢戰士:鐘南山傳奇》一書的序言。書是經濟日報出版社出版的,作者是時任廣州醫學院辦公室主任的魏東海。

以下幾段文字,就是當時的采訪內容:

問:世界衛生組織對廣州防治非典給予了很高評價。您認為關鍵在哪里?

鐘南山:我想客觀地講,世界衛生組織一開始對我們是有懷疑的。一個是疫情的報告,當時他們(不相信),拖了一個星期才來廣州。到廣州后,他們參觀了幾個地方,對我們疫情的報告基本相信了。另一個,當時因為這個病來得很急,用什么辦法治,他們也沒有什么想法。我們很實在地把當時的情況,我們是怎么做的,治療的效果是怎么樣的,如實地跟他們說了。他們聽了以后很認可。因為我們沒有夸大,也沒有偏袒,就是一五一十,怎么做就怎么說了,而且講出了道理,為什么,怎么辦,結果怎么樣。

回過頭來看,得到世界衛生組織的好評,關鍵是靠兩條:一個是我們尊重事實,這個病的自身發展規律是怎么樣的,最重要的是相信自己的眼睛;第二,是及時總結,發現規律。原來是試探性的治療,后來發現有效,發現有這樣的規律,就及時總結,進行推廣。

問:您理解的科學精神是什么?

鐘南山:我接觸過許多搞學術的人士,真正有學問的人。我感到他們有這樣的規律,他敢于肯定自己,也敢于否定自己。這是最重要的。他有自己的探索和追求,在實踐中發現是對的東西,他敢于堅持,但是,經過實踐發現是錯的東西,他也敢于否定。否定自己有時比肯定自己還要難。我這么多年一直跟學術界很好相處,就是說我要按照事實來說話。有時候大家觀點不一樣,爭論得很厲害,一旦事實證明(我錯了),他們就可以說服我。我可以糾正過來。在學術界,大家都很強,壓服是不行的,只能靠事實去說服。

我父親是兒科專家,他一生講話很少,但每講一句話,一定都有依據。“文革”時他寫兒科鑒別診斷的書,當時讓我改一下序言。我說你這樣寫,跟不上形勢,起碼得加幾句。他回了我一句:“加了干什么?”父親對我的影響是很大的。

問:我們都不希望SARS重來,但如果可以假設的話,假設它重來,我們在哪些方面可以做得更好?

鐘南山:我想以后,經過這次非典之后,情況會好多了。

第一,我們對于突然的災害,以后會有比較強的承受能力,思想的承受力。

第二,我們的國家、政府對于衛生、預防、防疫系統,會有更多的投入,采取更有力的措施。這幾個月,非典對我們國家的經濟影響不可估量。國家領導人關心一個肺炎,從來沒有聽說,為什么?因為它影響大。那么,通過我們采取一系列的措施,以后再出現類似的問題,就會比較主動。一是我們的思想準備會比較充分;二是不會措手不及,像這一次,一些地方沒有注意隔離,把非典病人留在社區里,感染其他的人。

第三,我們會實事求是地處理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瞞報,耽擱時間。這次一些地方瞞報,結果不但沒有好處,還破壞了地方的形象,以后我們就會老老實實。世界衛生組織說,除非中國某些地區能夠把真實的情況告訴我們,否則不會有合作的可能。我想以后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作為《勇敢戰士:鐘南山傳奇》一書的策劃和編輯,我得以比較深入地了解了鐘院士的人生經歷和事跡。他的確是一個傳奇。

凡見過鐘院士的人,都會對他強健的體魄和精神感到吃驚。他出生于1936年,1955年考入北京醫學院,他酷愛運動,1958年因體育成績突出被抽調到北京市集訓隊訓練,在1959年第一屆全運會上以54.4秒的成績打破了男子400米跨欄的全國紀錄。他的愛人李少芬與他同歲,是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代女籃國手。他們的女兒鐘惟月是優秀游泳運動員,1994年打破了短池蝶泳世界紀錄。兒子鐘惟德是廣州的著名醫生,曾榮獲廣州十大杰出青年稱號,也是醫院籃球隊的“中流砥柱”。

我采訪時問他:“您67歲了,看起來還像四五十歲的人。您對于一般人有什么樣的健康忠告?”

他回答:人有幾種年齡,實際年齡,生理年齡,心理年齡。實際年齡相同的人,生理年齡和心理年齡可能會有很大差異。一個人有好的心態,反過來會改善他的生理年齡。還有就是通過運動等,也可以保持生理年齡的“年輕”。

他說他注意到,兒科醫生一般都很長壽,因為他們整天跟孩子在一起,心態好。

“我對大家的建議,就是要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選擇適合的運動,堅持不懈。人的體力不是隨著年齡而自然衰退的,人體除了水分,80%都是肌肉,通過運動,可以增強肌肉的機能,改善新陳代謝,保持全身健康。運動的重要性,是這幾年大家才開始認識到的。過去,改革開放后,生活水平好了,大家的消遣就是吃飯,卡拉OK,娛樂。不重視運動。而我從小,在小學五六年級就喜歡上了運動,一直到現在都堅持,除了最近這一兩個月。”

我問:您是很忙的,時間是很緊的,怎么保證足夠的運動時間呢?

他回答:“時間是相對的。你吃飯有沒有時間?你睡覺有沒有時間?有時間吃飯、有時間睡覺,你就應該有時間運動。關鍵是看什么重要,你認為不認為它重要。這跟idea(想法)有關。”

鐘院士的醫學成就很高,社會貢獻很大,同時他也是一個特別真實的人。

他不諱言自己有過的教訓。他在1997年所寫的一篇自述中說:

“1971年我(從北醫)調回到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當時是廣州市第四人民醫院。起初,我很想當胸外科醫生。醫院的老醫生卻說:‘鐘南山已經35歲了,還搞什么外科。’結果我被安排到了醫院急診室。因畢業后沒搞過臨床,在一次出診時將一名有結核病史的胃出血病人,誤診為‘結核性咳血’,差點誤了事。此事對我刺激很大。從此我刻苦鉆研技術,廢寢忘食,每天工作到深夜。在八個月時間內,我寫下了四大本醫療工作筆記,體重也掉了整整12公斤,但我很快勝任了臨床工作。”

對鐘院士一生影響最大的是父親鐘世藩。父親早年留學美國,解放后是中山醫科大學的一級教授。50年代國家還很貧窮,科研條件更是有限,他為了研究乙型腦炎病毒,用自己的工資買來小白鼠做實驗,家里也成了他的實驗室。“文革”時他被“靠邊站”,還是癡心于研究,總結自己行醫數十年的經驗,寫成了40萬字的專著《兒科診斷和鑒別診斷》。1987年他去世前還念念不忘研究,常與兒子探討病毒與磁場的關系。

鐘南山1971年9月從北京回到廣州家中,之后一段時間,總覺得父親的眼中充滿憂慮。父親擔心什么呢?他不敢多問。直到一天,不愛說話的父親突然問了他一句:“南山,你今年幾歲了?”他一時沒明白父親的用意,回答說36歲。“唉,都36了,真可怕……”父親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這一夜,品味著父親未說完的話,鐘南山想了很多很多,他明白父親的苦心,想到自己都36歲了還一事無成……心里有如翻江倒海。

鐘南山多次對別人說,他的醫學事業是從36歲真正開始的。

鐘南山本人深受父親的影響,專注研究和醫療,正直真實,極其務實。父親臨終之際囑咐他,“千萬不要開追悼會,浪費別人的時間”。這一刻他一直銘記在心。

所以鐘南山也特別不喜歡空談務虛。他在廣東參加“兩會”,看不慣有些代表和委員的發言,有一次終于忍不住說:“現在大家的發言,8分鐘是肯定和表揚,2分鐘是自我表揚,最后一分鐘提點問題,而且還鼓掌,我一直想,鼓什么掌呢?”

有時說真話是需要勇氣的。2003年非典初期,媒體報道中一片“病因已被查明,形勢大好”。但鐘南山堅持自己的看法,“一個是關于病原,到底是什么?一個是對這個病的認識,二三月份有人說控制了,我說沒有控制。第三是我提出國際大協作的思路,有人說大協作是錯的”,他說他始終有一種預感,始終有一種信心,“主要是我們的國家,社會的風氣,現在比較講究實事求是,看事實,特別是群眾。因此我不覺得壓力很大,我也不覺得他們說的怎么怎么可怕,我認為是可以過去的。我的動力比壓力要大得多。”

2003年央視《面對面》采訪鐘南山。節目錄制中,主持人王志突然問:“你關心政治嗎?”

鐘南山并不知道王志問話的含義,但他脫口而出:“我想搞好自己的業務工作,以及做好防治疾病,這本身就是我們最大的政治。”

鐘南山一直銘記兩句話,也是他的人生格言。

一句是父親常說的。“一個人能夠為人類創造點東西,那就沒有白活。”

一句是他在廣州華南師大附中讀中學時一位老師說的。“人不應單純生活在現實中,還應生活在理想中。人如果沒有理想,會將身邊的事看得很大,耿耿于懷;但如果有理想,身邊即使有不愉快的,與自己的抱負相比,也會變得很小了。”

本文(含圖片)為合作媒體授權創業邦轉載,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熱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北京快中彩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彩还有漏洞吗 青鹏棋牌 我有一个面包车怎么赚钱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 波克官方下载最新版本 彩票大奖支票图片 浙江6+1 阿甘赚钱 山西快乐10分视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