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華登國際:不逐風口,深耕半導體產業30年 | 投條

2019-12-15 21:30

華登國際董事總經理黃慶

「投條」是創業邦推出的投資領域新欄目,旨在報道VC/PE圈的新動態,捕捉最具前瞻性的新趨勢,對話資本市場的伯樂,洞察最具機會的新賽道,爭做走在時代前沿的瞭望者。

本篇是欄目的第20篇報道。

文/張迎銘 梁園園;編輯/劉巖;圖片設計/李斌才

華登國際,1987年成立于全球科技高地硅谷,90年代初把風險投資概念帶入中國。

伴隨著中國互聯網黃金時代的開啟,熱鬧非凡的風險投資界經歷VC1.0到2.0時代的變革,每個階段都會冒出投資業績斐然的新玩家站在舞臺的聚光燈下。

但這家專注半導體投資的老牌風險投資機構卻樸實、低調、謙和。華登國際基金管理規模目前已超過260億元人民幣,已投資了500多家公司,遍布全球12國,累計有108家經由全球15個交易中心成功上市。在2019年開啟的科創板中更是捷報頻傳,中微公司上市首日市盈率為170倍。

跟絕大多數基金定位不同,華登國際從硅谷到中國,30年如一日,堅守半導體產業投資,已投超過120家半導體公司,涵蓋芯片設計、封裝、設備、晶圓制造、設計服務、整機等整個產業鏈上下游。

時代拓荒者、少數派的堅守

20年來,中國的半導體產業經歷過兩波低谷期,從2000年左右起步的大批半導體投資基金,其間慘敗而歸,到2010年左右半導體投資市場幾近冷卻。華登國際幾乎成為市場上唯一堅守、并始終All In半導體的產業基金。

時間回溯至1995年,美國納斯達克一年內上市35家半導體公司,形勢之好,令國外的風險投資者對中國市場充滿遐想。受硅谷半導體熱潮影響,2000年左右,一些風投前往中國投資半導體產業,華登也在這時開始加強。

但現實并不理想,萌芽期的中國半導體市場還不成熟,半導體產品設計大多還停留在模仿階段,當時的中國極度缺乏半導體人才,連具備五年芯片研發經驗的工程師都很難找到。

這種背景下,投資成功的項目寥寥無幾,但華登卻獨辟蹊徑、逆勢而上,投出了一系列優質半導體企業。如,1999年投資上海新濤科技,2001年被IDT以8500萬美元高價收購,開創了中國大陸半導體芯片設計業第一個成功退出典范,入選當年中國十大并購案。新濤科技創始人楊崇和后來創辦的瀾起科技成功登陸科創板,創造超千億元市值。同時,華登國際也是科創板晶晨股份早期投資人,在公司發展過程中給予很多支持。

華登國際作為創始股東的中芯國際,是目前中國大陸最大的晶圓制造廠,服務于上百家芯片設計公司,在美國紐交所和香港聯合交易所同時掛牌上市。華登國際投資的無錫華潤上華半導體有限公司(現隸屬于“華潤微電子”),1999年成立,也于2004年在香港主板上市。

面對產業落后的局面,多數半導體投資機構“顆粒無收”時,華登國際為何能先人一步打開了局面?背后的根本邏輯在于找準了最佳時間節點,并且憑借專業的積累、豐富的產業經驗、獨到的識人眼光,發掘和培養了無數有創新實力、實實在在做事的優秀團隊。

隨后的2005年,被視作中國的VC元年,沈南鵬和紅杉資本共同創辦紅杉資本中國基金;袁文達回到上海開設紅點創投中國辦公室;鄧鋒選擇了成立北極光創投。當年,在中國從事創投業務的境內外機構共募集40億美元新基金,創造了當時的歷史新高。

彼時,與門庭若市的互聯網科技的投資熱潮相比,半導體產業的投資堪稱“門可羅雀”。據華登國際董事總經理黃慶博士回憶,那時“做芯片投資的加起來可能只有一桌人”,就連IDG也將主要視線轉向了互聯網賽道。

此時,華登卻成為堅守半導體的孤獨者和少數派。從2004年到2010年間,華登先后投資了深圳國微、廣州安凱、中微公司、上海格科微等公司。2010年,華登成立了中國首支半導體產業人民幣基金,專注投半導體,并投了一系列公司,包括矽力杰、兆易創新、思瑞浦、敏芯微電子、峰岹科技、芯原微電子等,如今,這些公司都已成為半導體細分領域的領軍企業。

也正是從2011年,中國移動互聯網投資的黃金時代開啟之際,華登國際繼續將目標鎖定在半導體領域,且投資節奏開始加快,從此前每年投資一兩家,增加到每年投資3—5家。

“那時候,中國半導體行業到了開始可以大干一場的時候,因為當時中國半導體的市場需求已經接近全球的一半。”華登國際董事總經理黃慶博士回顧選擇堅守的原因。

堅守需要勇氣,保持定力,咬定青山不放松,任爾東南西北風。當時很多風投機構看來,華登國際重金押注的矽力杰、晶晨股份等公司,并不具備互聯網行業追逐的性感商業模式,甚至一度被評價為“很土、很Low”的廠商。但日積月累、實力不斷累積增強,他們隨著一批下游大客戶逐步快速成長起來。這讓黃慶博士比較欣慰。

正如那幅廣為流傳的漫畫所示:幾個人挖井,忙亂浮躁的人三心二意,東鑿一點,西鑿一點,很難鑿到水源;而專注向著一個目標深挖的人,鍥而不舍,最終將獲得成功。作為后者的華登國際,顯然走出了特立獨行的成功之路。

逾越的坎兒

一般投資機構可能難以想象,在不能確定何時能觸及“水源”時,華登國際帶著怎樣的情懷,執著堅持20年?這中間逾越過哪些坎兒?華登國際的核心競爭力又如何?

眾所周知,機構投資半導體一般會面臨兩道坎兒:其一是退出周期長。許多基金的存續期僅6—8年,且不論資金投入大,研發成果不確定性高,半導體項目往往研發周期很長,十年都不令人意外,這令很多投資機構面臨強大的退出壓力。

投資半導體的第二道坎兒是技術專業難度高,沒有足夠深厚的行業背景難以判斷其真正水平和風險。縱然出現幾十家機構追著一家半導體公司投的現象,但真正懂得這個行業的技術方向與風險的人鳳毛麟角。

此前有數據顯示,華登國際一般的投資期限為10年,九成投在早期的項目,其中前4年為投資期,后6年為回收期,在被投資公司董事會的時間平均為8年。

拿2019年第一批登陸科創板的中微公司、晶晨股份等3家企業來看,華登國際持有項目的時間都接近15年,甚至更久。

要實現這一長退出周期,離不開投資人的支持。華登國際投資人包括三星、高通、聯發科、臺積電等全球半導體行業龍頭們,不僅理解產業與企業發展的產業規律、時間周期,也愿意長線投入。當然,最終這些耐心付出也得到了滿意的回饋。

投資行為高度依賴人的判斷,而華登國際的競爭壁壘正體現在投資團隊的專業性。比如,華登國際創始人兼董事長陳立武麻省理工核物理專業出身,其他投資團隊成員也均是自深諳半導體行業的一線資深老兵。

華登國際董事總經理黃慶,1989年加州伯克利大學電氣工程博士畢業,他在2005年加入華登國際前,已在產業界從事半導體行業的技術、管理及業務開發等逾15年,如今專注于產業投資也近15年,積累了豐富的產業經驗和資源。

華登國際部分投資團隊成員

華登國際遴選團隊成員也秉承高標準的專業要求。“不是這個產業圈子里多年的投資人做產業投資很難,在錢很多的時候,標的項目選擇投資人是基于誰有產業戰略資源、誰能夠帶來幫助公司發展的價值。”黃慶博士告訴《創業邦》。可見,半導體投資的產業背景至關重要。

不缺快錢,缺產業布局

“值不值得你今后花十年去做這件事?”華登國際這一問,成了目標創業者的無形標準之一,也看出其在投后管理投入大量精力的堅持和付出。

相比單純的財務投資,創業者更看重能夠帶來怎樣的產業資源。“單純的財務投資在半導體行業其實沒有太多機會。”

“半導體行業沒有快錢(賺)”,黃慶博士表示,“雖然科創板會加速一些項目的退出,但半導體行業的發展不是只用錢能堆出來的,得靠人。現在的行業狀況是熱錢太多,造成資源分散,不當競爭,對于人才的凝聚也會產生沖擊。”

在黃慶看來,創業者選投資人事實上是在選董事,這對投資團隊成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能夠對被投企業真正有幫助才行;除了戰略層面,還要具體到能夠幫公司招兵買馬,甚至提供客戶、供應商、市場渠道、融資上市等多方面資源。

“半導體產業投資相當于鯉魚躍龍門。” 華登國際董事總經理張聿曾向媒體坦言,跳過了這道龍門就能迎來快速增長,龍門之外的企業生存則往往會尋求外部資源整合。

相比,華登國際則通過自身項目線的延伸來搭建產業融合的平臺。截至目前,華登在全球投資了大約120家半導體企業,分布在芯片設計、封裝測試、制造、裝備、下游系統應用等半導體全產業鏈,間接影響、推動并塑造了全球范圍內、整個半導體產業格局。

VC幫助企業從實現0到10億級,PE幫助企業從10億級成長到100億級。經過30多年,隨著所投企業不斷發展壯大,并深度構建起越來越完整的產業生態,華登國際用VC、PE、并購基金分階段、全方位地長期、持續支持公司發展,是很自然而然的過程——一方面,一批被投企業成長健碩,另一方面資金規模達到相應量級。

五年前,華登國際組建PE并購基金,也正是圍繞產業鏈布局的。一家被投企業上市之后,為幫助其擴充產品線,招募人才,并配合公司發展需要為其尋覓系列優質合作伙伴

從美團王興到大疆汪滔

因為在半導體圈子待得久了,黃慶博士與被投對象知根知底,相對熟悉。即便沒有投,他也會盡力幫助很多公司。

“不像一些全新領域的投資可以賭賽道、撒網,半導體產業的投資,比較確定什么事情會發生,關鍵在于誰來做。”黃慶博士認為半導體產業投資核心在于投對的人。而優秀的創業者,最主要在于能不能打持久戰,碰到困難能不能挺住、堅持住。

矽力杰半導體的創始人陳偉屬于能打仗、能堅持的典型。投資之前,陳偉坦言,矽力杰當時正遭遇競爭對手的惡意訴訟,“一年至少花幾百萬美金也要打這場官司,甚至可能要打很多年,您還投嗎?”這是黃慶投資矽力杰時遇到的挑戰。

但了解訴訟的緣由之后,黃慶依然決定要投。“從這件事看到了陳偉的底氣、坦誠與堅定”。黃慶告訴創業邦。矽力杰憑實力贏得了與強大對手的關鍵訴訟,隨后在臺灣成功上市,并持續平穩、高速增長至今。

另一個范例是思瑞浦微電子創始人周之栩博士。2011年,思瑞浦曾一度遭遇生死危機,團隊只剩下“幾桿槍”,雖然有技術能力,但是市場策略需要大幅調整。

投,還是不投?周之栩三番五次找到黃慶,說明此前累積的經驗和優勢,還應該再搏一次,黃慶跟團隊討論,制定了新的產品方向,專注信號鏈,華登國際堅定地投資了思瑞浦。后來,團隊調整思路將目標市場鎖定業界主流的大客戶,以高技術壁壘站穩了腳跟。

黃慶很欣慰,思瑞浦目前正在平穩快速發展,前景看好,潛力很大。

對于看好的團隊和項目,華登國際通常會從早期開始,到B、C后續輪次,從產業資源、資金等方面會全面持續支持。

除專注半導體行業外,華登廣泛關注高科技領域,包括:汽車智能化、新經濟互聯網、人工智能、智能硬件、醫療大健康等領域,憑借產業出身的專業團隊把關,精確定位并抓住機會。早期開始,幫助一系列主流公司成功,包括新浪、創維、邁瑞醫療、大疆、美團、高德導航、等在內的多家高科技公司。

移動互聯網興起之時,華登國際關注團購,經過調研,決定投資在頭部的美團。美團CEO王興對創業的執著堅持,吸引了華登國際。2018年9月20日,美團成功上市時,王興感慨道:華登國際是真正在美團最低谷、最困難時,對美團一直給予幫助和支持的專業投資人,感謝華登!

此外,華登國際也是大疆無人機第一家機構投資人。

彼時汪滔帶著項目參加創業比賽,很多投資人不屑一顧,“不就是一家航模公司嗎?有什么特別的?”但華登國際自帶國際視野,與其在美國的被投項目GoPro相比,華登認為大疆在視頻影像層面具有炫酷魅力。也正是因為抓住了這一點,大疆從最初的發燒友平臺轉而不斷成熟、升級成長為世界級消費品牌。

對于大疆,華登國際陳立武董事長表示,對于物聯網產品,最重要也是最難的部分是數據采集。無人機可以創造的價值很多,因為傳感器在無人機上,在許可范圍內可以廣泛采集有效數據,加以合適分析、運用,對社會很多產業都很有意義。

據黃慶透露,汪滔本身對技術非常癡迷,同時,對商業運作也相當內行。后來盡管華登也曾嘗試希冀投中另一個大疆“汪滔”式的優秀創業者,但迄今還在尋覓中。“汪滔這樣一個人,是可以創造一個特別品牌的。”

每個人的不可復制性,恰恰是投資最難以把控的關鍵點。而華登國際對創業公司核心團隊的把握,可謂穩、準。

五年定局,加速穩跑

回到專注的半導體行業。在黃慶看來,“半導體越來越變成一種像石油一樣的存在”,已經成為必不可少的剛需。當前全世界其他地方的半導體市場比例都在下降,唯獨中國正在繼續逆流而上,中國本土的半導體產業肯定會崛起于世界之林。

這兩年投資節奏加快,在于整個產業更加成熟,人才更集聚,市場更寬廣,客戶群也更加成熟。比如,知名主流大廠以前多是與國際供應商合作,現在也在國內物色和培育優質合作伙伴。

應用需求的增加,本土硬件品牌的崛起,帶動了半導體的發展。對于產業的未來,在《華登國際30周年紀錄片》中,我們看到,當前全球科技革命日新月異,集成電路正從摩爾時代向后摩爾時代發展,人類社會正在從工業化向智能化、信息化快速演進,中國半導體產業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機遇和挑戰。中國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

但對于創業公司而言,窗口期不長,黃慶斷言,未來五年非常關鍵,將形成產業定局。“因為很多產業位置已經被占好了,產業只需要第一和第二,第三就將面臨嚴峻挑戰。”這意味著創業公司將面臨不斷的整合,市場上將從現有的2000家公司經過優勝劣汰,濃縮至百余家。

究竟哪些細分市場會冒出真正的巨頭?

黃慶判斷,手機方面、數據中心、通信類、基站類這些細分領域會產生頭部的強者。而一旦戰場被強者占據,小公司想要生存,則需要集中精力創新。

黃慶斷言,隨著政策對高科技產業的持續作用,和人才的成熟,產業的深厚積淀,十年后中國會成為一個特別的地方,全世界最先進的東西,都將在此誕生。

對于華登這樣一家機構而言,僅看財務數據還不足以衡量其真正的價值。半導體行業,有太多企業和創業團隊,在成長歷程中,不斷受到華登團隊的幫助,在其后續發展中就戰略方向仍持續交流,足見其在半導體產業中不可撼動的持續影響力。

互聯網與半導體,一個喧囂,一個孤獨,但終究是不忘初心、守得云開者、見月明。

本文為創業邦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創業邦將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如需轉載或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熱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快速时时彩是私彩吗 河北11选5彩票群 无锡福彩彩民app二维码 11选5手机助手软件下载 江西11选5万位杀码技巧 球探nba比分预测 八方彩票网址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 竞彩胜平负比分直播 博远棋牌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