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走,去美國造車!

大濕兄 2019-08-22 09:00

編者按:本文系創業邦原創,作者大濕兄。

《撩車》是創業邦推出的智能汽車新欄目,領域“老司機”想用接地氣兒的報道形式,帶你們愉快“撩”遍全世界智能車相關的產品、人和事。

本篇是欄目的第86篇報道,請細細賞閱。

在美國洛杉磯南部有一個海邊小鎮叫帕洛斯佛迪市,這里沒有洛杉磯的密集人群和炎熱天氣,眼前是天藍海闊的太平洋海景,常年溫度穩定在20多度。

賈躍亭價值850萬美金的海景別墅,就坐落于此。

吸引他遠赴美國的,不止是這里明媚的陽光和溫暖的沙灘。當然,還有數不盡的技術人才、創新科技,以及令人浮想聯翩的美國造車夢。

不過,他的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隨著樂視帝國的崩塌而支離破碎,而后錯過恒大的橄欖枝,如今抱上美國上市公司第九城市的大腿,勉強生存。

但即便是一個賈躍亭倒下了,還會有千千萬萬個“賈躍亭”站出來。

全球首富投資
美國也有新造車勢力

從今年初開始,一家名為Rivian的初創公司,在美國汽車圈瘋狂挖人。

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報道稱,從“數百份”領英資料顯示,一家名為Rivian的公司,已經從福特、邁凱輪和特斯拉雇傭了數十名員工。

Rivian創始人RJ Scaringe

不過,最大的員工貢獻者是搖搖欲墜的潛在競爭對手——賈躍亭的FF,在上述跳槽員工中,僅他旗下的法拉第未來一家公司就有50多人去了Rivian。

自FF去年末,因為資金狀況不佳而宣布員工休假以來,“至少34名”員工去了Rivian,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有電池和電動傳動系統方面的經驗。

該公司還受到了來自全球首富、亞馬遜創始人杰夫·貝佐斯的青睞。

Rivian兩款產品

今年2月,Rivian宣布已經獲得一輪7億美元的投資,領投方為電商巨頭亞馬遜。今年4月,福特也宣布將向Rivian投資5億美元,將共同開發一款基于Rivian純電動平臺的全新車型。

去年,Rivian推出了純電動皮卡R1T和純電動SUV R1S兩款車型。不過有了概念車以后,該公司并未立即投入量產,而是持續在研發創新功能。

一年內,該公司申請了多項創新專利,比如外觀電池包、車對車充電功能、創新溫控系統等。

而就在前兩天,Rivian就宣布了一項新功能:新車將提供多種樣式的車頂,包括電致變色玻璃,它使得車頂玻璃可以在透明、非透明之間轉換。采用這種智能玻璃車頂的相當罕見,只有在價值近400萬的邁凱倫720s上會出現。

Rivian內飾

甚至該公司還申請了一項“非接觸式剎車片磨損測定”的專利。可以監測到剎車片的磨損情況,并傳回車機系統,以便駕駛員提前做好保養計劃。

如此執著的發明專利,在有些人看來是多此一舉,但Rivian并不這么認為。

“這世界需要多樣化,因此在電動車領域我們得高出更多新產品和創新。”創始人RJ Scaringe曾對外媒表達了他們創業的初衷。

“如果Rivian復制了特斯拉的發展路徑,會變得毫無意義,我們不是馬斯克的追隨者。”
賈躍亭舊部
自立門戶還要入華


在美國,還有另外一家新造車勢力,同樣不愿做追隨者——Canoo是一家來自美國加州的電動汽車公司,于2017年12月成立。

Canoo自誕生以來,就致力于創新和改變。作為一家電動汽車公司,Canoo想利用電動車在設計和結構上的獨特性,打造四款不同的城市用車,它們分別為:生活方式車、私家乘用車、網約用車和物流車。


Canoo原名為Evelozcity,創辦這家公司的正是原FF的CTO Ulrich Kranz與原FF的CFO Stefan Krause,他們均在賈躍亭出現資金危機之時出走。

而二位大咖自立門戶后不久,就宣稱完成了10億美元融資,并吸引了前上汽集團總工程師程驚雷、曾擔任德國大陸集團CEO和大眾汽車中國區CEO的倪凱銘加盟。

Evelozcity首席出行官Karl-Thomas Neumann、CEO Stefan Krause、首席設計師Richard Kim、CTO Ulrich Kranz(從左至右)

但去年2月1日,賈躍亭起訴FF前高管Stefan Krause創立的公司EVELOZCITY盜竊商業機密,并暗中說服多名FF員工加入Evelozcity。

但該公司相關負責人此前回應稱,“我們不擁有也不需要任何FF的技術。這項起訴是FF一以貫之的用不實證據指控本公司的做法。”

到目前為止,兩家公司的官司仍沒有定數。

創始人Stefan認為,當前,從全球范圍內來看,35萬人民幣以下的EV市場發展空間最大。

Canoo的產品將切入這一市場范圍內,但從空間布局來看,其產品定位不是傳統的轎車、SUV,甚至MPV,而是在創新理念下的一個全新“物種”。

在銷售和服務模式上,Canoo將采用會員訂租模式,并通過互聯網,減少中間環節,向用戶直接提供產品和服務。

Canoo滑板式底盤

作為一款純電動車型,Stefan透露,Canoo的滑板式平臺里面擁有多項技術,包括電池、感應器、轉向系統和傳動系統。據介紹,Canoo的電池容量為80kwh,續航可以達到525公里。

據Stefan介紹,Canoo以輕資產模式運行,完全使用代工模式,“底下的底盤使用一個工廠,上面四個不同的車身可以使用不同的代工廠,我們可以把這些工廠分開。”當前,Canoo打算在北美和中國分別尋求代工廠。

“我們一開始得到的消息是中國有大量剩余產能,本以為很快就能鎖定代工方,但現在很多廠商向我們伸出了橄欖枝,所以我們還在跟代工廠商協商中,希望在接下來的三個月之內能夠選定一個代工方。”Stefan表示。

而Canoo的中國總部選擇地,恰巧也是特斯拉中國、蔚來汽車總部所在地——上海。
零件商轉型造車
高端跑車撐起美國夢


離Canoo總部上海不遠的浙江蕭山,走出來過一位偉大的企業家——魯冠球。

在魯冠球位于蕭山鄉鎮的家中,一直懸掛著一幅汽車的圖片,整車制造一直是魯冠球創業以來的夢想,“我這一代造不了汽車,我兒子也要造”。

但實現他造車夢的地方,不是中國,而是美國。

在萬向集團的體系內,魯冠球創立的萬向集團是一個以汽車零部件制造和銷售為主業的跨國企業集團。

除此之外,魯偉鼎出資組建的萬向控股則集中了萬向金融方面的業務,這也是其與父親最大的不同,在萬向發展上,傳統實業出身的魯冠球一直致力于汽車產業,而少帥魯偉鼎則更青睞于資本圈子。

自1999年開始,萬向集團就成立電動汽車項目組,此后一直謹慎匍匐在造車路上,先后收購美國鋰電池企業和美國電動汽車制造商為自己奠基。

2014年,萬向集團擊敗香港富豪李澤楷名下的混合動力技術控股公司,達成對菲斯科(Fisker)的收購。

2015年,菲斯科正式宣布更名為卡瑪汽車公司(Karma Automotive),并宣布2016年將在原來菲斯科Karma基礎上推出新款車型,作為新的卡瑪汽車旗下首款車型。

2017年9月24日,第一批Karma Revero新車在美國下線交付,至此,魯偉鼎幫助其父親魯冠球將造車夢變成了現實。

在Karma汽車官網上寫道:“2018年12月5日,坐落在美國南加州爾灣市的Karma汽車公司,在濛濛細雨中迎來了魯偉鼎董事長首次考察Karma新總部。”

Karma汽車CEO周亮、董事長魯偉鼎

Karma汽車CEO周亮代表整個Karma大家庭贈送給魯董事長一座體現完美車體輪廓的手工鋁制Karma Revero精美車模。

車模上雕刻著L、H、C、T四個字母,這四個字母正代表了Karma的戰略發展方向及要打造的核心價值:豪華(Luxury)、高科技(High Technology)、定制(Customization)、高端服務(VVIP Treatment)。

魯董事長還強調,未來一定要全力把Karma打造成一家高科技的潔能智動車公司,一個豪華新能源車的智造平臺。

SC1 Vision Concpet

就在前兩天,Karma發布了最新的“SC1 Vision Concept”車型,這是一款基于該公司所開發的第一個純電動平臺的純電動超級跑車

魯偉鼎的美國超跑夢,一步一步的走向現實。


富二代折戟美利堅

同樣以富二代身份進入造車行業的,還有小康集團董事長張興海的兒子——89年出生,今天剛滿30歲的張正萍。

但他的美國造車夢,并沒有魯氏家族那么順利。

SF Motor創始人張正萍 背后是一幅美國地圖

起初,張正萍創辦的公司叫SF Motors,為其父親擔任董事長的小康股份旗下全資子公司。在中國,同樣也有一個子公司叫金康新能源汽車,實則可以理解為SF汽車的中國主體。

SF汽車的美國總部選址,定在圣何塞,也就是我們俗稱的——硅谷。

“在我看來,硅谷精神所代表的很多理念和原則都對我個人以及SF Motors的發展觀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張正萍在一次媒體專訪中表示。

但好景不長,張正萍的美國夢被蒙上陰霾。


SF7 



根據The Information報道,2018年初SF Motors表示將投資1.6億美元在印第安納工廠生產汽車,并最終在那里創造400多個工作崗位。

但不久之后,在2018年夏天,工人們被告知要準備停止生產。最終針對美國市場的原型車并未確定,致使該工廠的大約80名員工幾乎沒有工作要做。

該工廠的一名前員工表示,為數不多的一項工作就是訂購衛生紙和衛生間的洗手液,所以一些人整天在網上玩撲克。

SF汽車工廠


幾天前(8月13日),SF汽車的母公司,小康股份公布的半年報顯示。

該公司上半年營業收入76.84億元,同比下降26.49%;凈利潤-2.81億元,同比下降218.81%。上半年,小康股份整車銷售14萬輛,同比下降25.93%;發動機銷售24.4萬臺,同比下降20.7%。

報告稱,凈利潤變動的主要原因是,受今年上半年整車與發動機銷量同比下降的影響,以及公司新能源汽車業務持續投入的影響所致。


小康股份半年報主要財務數據,單位:元

財報顯示,小康股份旗下的兩大新能源汽車子公司嚴重拖累了凈利潤,其中重慶金康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虧損1.2億元,而位于美國的SF Motors公司虧損1.6億元。

報告指出,公司持續投入新能源汽車業務,目前正在推進技術與產品的平臺化工作。2019年四季度,金康新能源首款產品SERES SF5將上市,并在年內實現量產銷售,此外還將量產銷售E3、E1兩款新能源車。

據了解,SF5定位為電動轎跑SUV,今年4月亮相上海車展,預訂價格為27.8萬元至45.8萬元。

此前有數據顯示,2018年度,金康新能源營業收入約為0.26億元,凈利潤虧損約8.52億元,這意味著僅金康新能源一年半的時間虧損近10億元。從業績看來,公司新能源汽車戰略正面臨著不小的調整。

此前,鳳凰網汽車的采訪中,小康股份董事長張興海笑言:”老實說,我這個人就喜歡做“從0到1”的事情,這也可以說是我的一個人生追求。“小康的三次創業都遵循著這一準則——突破、從無到有的突破。

張氏家族的美國造車夢,仍在勉強維持。
寫在最后


事實上,真正意義上的第一臺電動汽車,就是誕生于美國。

1991年,通用汽車研發出EV-1,并作為第一款量產電動汽車投放市場,這款車其貌不揚,續航里程140公里,由于投入與產出比不高,在生產了二千多輛之后,通用汽車于2002年宣布放棄。

而特斯拉的出現,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背負著“騙子”的罵名。直到Model 3在美國銷量超越傳統車企、特斯拉Roadster飛向太空,埃隆·馬斯克一切夢想,才得以慢慢實現。

當然,今年美國新能源汽車市場面臨“第一次拐點”。今年7月,美國新能源車銷量達2.64萬臺、同比下降11%,這也是近幾年來美國新能源汽車市場,首次負增長。

特斯拉上海工廠

而受到補貼退坡的影響,特斯拉很快將在今年底失去聯邦政府的補貼,對走量車型Model 3是不小的打擊。所以,這也加速了上海特斯拉超級工廠的落成。

而對于Rivian、Canoo這樣美國初創企業,立足于美國市場之后,中國必將會是他們的下一個戰場。

注:本文編譯自The Verge、The Information、Electrek。

本文為創業邦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創業邦將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如需轉載或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蓝洞棋牌 福彩北京快三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首页 安徽25选5最新开奖结果 混合过关竞彩足球计算器百度 贵州11选5复式计算 6场半全场随机 相互宝赚钱 北京赛车pk十官网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