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成功的羅敏,孤獨的羅敏

科技新知 2019-08-21 07:48

圖蟲創意-459200732129395045.jpg

編者按:本文轉自科技新知,作者申商,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15年前羅敏拿著2000元獨自北漂。

15年后羅敏腰包里有了億萬財富,但是在內心深處,他依然是孤身一人。 有人看到了一個為夢想屢敗屢戰的斗士,也有人看到了一個人設不斷崩塌的勵志偶像,到底那個是真實的羅敏,或者說哪個才是羅敏心中自己該有的樣子?

1

寒門再出貴子1983年老天將一個愛折騰的男孩,送到了江西宜黃縣的一個由小學教師和貨車司機組成的家庭中。 

這個男孩就是趣店創始人羅敏,老天把他送到了這個“八山半水一分田、半分道路和莊園”的小縣城時,事先應該沒跟他商量,自然也沒經過他本人同意,不然羅敏不會這么愛折騰,甚至頗有些為了折騰而折騰的意味。 

雖然不是學霸,也沒有什么錢,但羅敏很早就開始當“老大”,做過社團負責人,也當過班長,酷愛打游戲的羅敏大學四年都在蹭同學的電腦,大四那年用1800元從同學那里買了一臺二手電腦。 

2004年從江西師范大學通信工程專業畢業,去巴基斯坦給波導賣了一年手機后,決定要去考研。轉身揣著2000元就去了北京,花600元租下北大南門一張床位,向北大光華管理學院進行沖刺。 

可是,考研期間他卻頻繁“溜號”,半年時間聽了200多場企業家們的講座,每次都要坐在第一排,哪里還有充足的復習時間,自然與北大無緣了。 

但這并不是他落榜的主要原因,因為他在聽講座時每次都要問嘉賓兩個問題:“你為什么要創業?你覺得創業是不是要等時機成熟,比如考研成功或者畢業之后才創業?”馬云、李彥宏都是他的提問對象。

在得到“創業要趁早”的答案后,考研鍍金已經不是他追求的目標了。 

13年后,羅敏在回憶這段經歷時說,“如果說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那么北大這段‘蹭講座’的經歷可以說幫我開了天眼。”

考研只是人生眾多選項中的一個,可選可不選,而創業是人生中的必選。 2006年,羅敏加入的第一個項目是幾個北大畢業生創辦的“底片網”,那時Facebook在國外剛興起,社交產品正在風口上。

在國內,做得最好的是王興的校內網,羅敏和合伙人也做起了校園SNS,靠著發傳單找兼職,每個兼職扮演10個美女,在網絡上通過女性賬號吸引男性用戶,再逐漸吸引真實的女性用戶。 

羅敏曾說:“這是剛需”。然而,一年時間,羅敏把50萬資金燒完了,項目不得已終止。羅敏對這次失敗總結稱:“王興的團隊有更多試錯經驗,也有更多的準備。” 

很快羅敏就踏上了第二次創業的征程,他創立了“紀念品”禮品銷售網站,還獲得了一筆天使投資,仍以失敗告終。 

記憶日(一家提醒用戶記憶日的網站)、做社交網站,類似“師兄幫幫忙”、做電商導購,類似“什么值得買”、團貸網(豪車)、網購、在線教育、電商、外賣,平均每兩個月就斃掉一個項目,那兩年的風口羅敏追了個遍,但全都失敗了。 

如果沒有趣店,羅敏只是中國眾多連續創業者中的一個。 

關于創立趣店,還有一個小插曲。坊間傳言,當時了樂信創始人肖文杰跟羅敏交流過分期樂的商業模式,羅敏轉身就成立了趣分期,且二者模式十分相似。因此,羅敏也被不少人指責抄襲。

另一個版本是,2013年8月羅敏從肖文杰創辦的分期樂離開,創辦了趣分期,人們在指責他時又多了一個理由——背叛。 

2009年,銀監會發文禁止銀行向18歲以下學生發放信用卡,18歲以上學生辦理信用卡必須父母簽字。所以,銀行未能涉足之地,成了羅敏攫取巨額利益之地。 

“校園貸”迎來了屬于它的高光時刻,以執行力強悍著稱的羅敏用瘋狂地推、瘋狂補貼的打法突飛猛進。 羅敏最熟悉的地推方式就是發傳單,羅敏本人還會示范如何發傳單,在北京科技大學,他們拉到了趣分期的第一筆訂單。

2014年,學校一開學,羅敏就大量招人廣發傳單,不到一個月時間將業務拓展到300個城市。同年12月,趣分期把業內普遍收取的30%年化率砍了一半,宣布永久五折。 

羅敏正是憑借這支強悍的地推部隊,以挨個宿舍發傳單的原始模式,拿下一所又一所高校,拿到一輪又一輪融資。 

不曾想,轉眼到了斷臂求生的節點。 2016年,校園貸模式走到風口浪尖。先是一名21歲大學生借錢賭球后,欠債60萬后跳樓自殺,緊接著,多名女大學生陷入裸條借貸陷阱……負面新聞層出不窮,監管部門對校園貸出手。 

到了不得不變的時候,羅敏也很干脆:轉型針對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費金融業務,并大規模裁員。 但危機并不止這一處,大量燒錢也讓趣分期多次與“死神”擦肩而過,如果不是投資人出手相救,羅敏這次的創業結局與此前不會有兩樣。 

然而,羅敏終于等來了命運的轉折——京東入股了分期樂,阿里巴巴便選擇轉向分期樂的最大對手——趣店,改名后的趣分期。 在接受了螞蟻金服領投的2億美元D輪融資之后,羅敏開始與螞蟻金服旗下的支付寶和芝麻信用合作。

與螞蟻金服合作之前,趣店的用戶數約在幾百萬,而這個數字相比支付寶為其帶來的7000萬用戶,實在少得可憐。并且,其中不少原始用戶已經流失,現在的用戶幾乎都是從支付寶導流而來。 

據趣店的財報中顯示,與螞蟻金服合作后,趣店的活躍用戶數從比競爭對手樂信少17.6萬到下一個季度比樂信多47.5萬,數據增長如此迅猛,正是螞蟻金服的功勞。

在這之后,趣店的注冊用戶數和活躍用戶數一路碾壓樂信。 另一方面,支付寶還幫助趣店減少了營銷費用。無論是否達成交易,支付寶本該按用戶每次點擊收取費用,但后來支付寶調整了收費方式,單子只有成交才用付費,這也大大降低了趣店的營銷費用。

 羅敏第一次體驗抱上BAT大腿的感覺,利用支付寶的大流量、信用數據和風控模型,趣店將對手遠遠的甩在身后。另外,趣店也逐漸走上了“洗白”之路,上市之前,趣店的用戶群體已從在校學生轉至青年群體。 

2017年10月18日,趣店在紐交所掛牌,IPO以每股24美元的價格,計劃融資9億美元。由于螞蟻金服的品牌背書,趣店上市當天竟然沒有重蹈互金公司的覆轍,跌破發行價,而是上漲超過40%,市值一度超過百億美元,成為2017年中資企業在美國的最大規模IPO。 

根據趣店今年第二季度的財報顯示,累計注冊用戶數增長至7600萬,累計借款用戶超1830萬,它的第一大業務也從校園貸轉為現金貸。

2

不斷崩塌的人設羅敏最初的人設就是“草根逆襲”的勵志典范,但是回顧其成長的過程中的一些細節,會發現“人設”這東西真是紙糊的房子,說塌就塌。 中國有句古語“一將功成萬骨枯”,每個人的理解都各不相同。 

在《無間道》里帶頭大哥韓琛對這句話的理解是“算命的說我是一將功成萬骨枯,不過我不同意,我認為出來混的,是生是死要由自己決定”。 

富貴如何,各憑本事,大哥我顧不了那么多。 

羅敏看沒看過《無間道》我不確定,但是趣店的很多人都成了他前進路上的“萬骨枯”。 

當政府出手嚴厲管控“校園貸”后,趣店只有兩個選擇:轉型或者頂風作案。羅敏選擇了前者,決定退出校園市場,轉型針對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費金融業務。與此同時,在員工們還沉浸在公司Pre-IPO輪30億融資的喜悅當中時,羅敏親自揮刀裁員,其中有很多人從大學畢業就跟著羅敏,還有不少他的師弟師妹們。 

“我可以把所有的人都留著,但是如果所有的人留著,就會(一起死掉)”。 

“我們早中期業務全靠著這群年輕人每天努力打拼,我一直都看在眼里。然而由于業務發生完全的改變,我沒有辦法帶領這樣一支龐大的隊伍繼續向前”。 

趣店打入校園市場,離不開這2000名地推的日夜奔波。羅敏為這些人畫下大餅,打足了雞血,期權、財務自由、要做一家銀行或者銀行都做不了的事情等類似的字眼詞句,可隨著突如其來的裁撤,都成了泡影。 

于是在很多被裁掉的員工眼中,昔日的“羅大大”變成了他們口中的“羅大餅”,只會畫大餅,從來不兌現。 更令員工們傷心的是,羅敏采取的處理方式讓人覺得自己錯付了青春。

 一名員工在社交軟件匿名爆料稱,趣店裁員的方式是“活久見”——沒有去開會,就會被開除,但有30多人并沒有接到任何開會通知。公司按20元一股回購期權,市場拓展主管以下都是一刀切。兼職大學生沒有任何補助——待一年后上市時,趣店每股發行價達到24美元。 

這次裁員是在2016年,到了去年羅敏又拿起刀對準了員工們。 去年9月,200多名趣店北京總部的員工被派赴廈門出差,中途卻被告知,不能再回北京工作,趣店此前剛宣布將總部從北京搬至廈門。 

200多人只有兩個選擇,要么離職,要么留在廈門。  趣店老員工何洪佳曾評價:羅敏是個非常客觀的人,有時會覺得他很冷血,談事的時候不談感情,談感情的時候不談事。 

2017年1月就到了羅敏談感情的時刻,當時趣店第一次到三亞開年會。 羅敏站在寫著巨大“夢想”字樣PPT下,問到: “要在三亞開年會,誰聽過這句話的舉個手!”一大片舉起來。 “一年以上的舉一下手。”又一片舉了起來。 “兩年以上的舉一下手。”數量減少。 

“三年,三年的站起來。”寥寥無幾。 “我沒能帶領大家一起走到終點”說完,羅敏扭過頭去,泣不成聲,全場陷入沉寂。

 但一位前趣店員工卻覺得尷尬:“羅敏哭跟我們這幫人沒什么太大關系,他是在回顧自己的奮斗歷程,并不是在回想跟他一起打江山的人。” 

事實或許不是這樣,比如在面對要一年要賣掉10萬輛車,是趣店的下一個千億市值的可能的“大白汽車”推進不下去時,羅敏想起了那些被裁掉的地推兄弟們。于是在其微信公眾號發文《趣店的老伙計們,我在這里等你們回來》,但應者寥寥無幾。

3

羅敏尋找羅敏2015年3月,在求職節目《非你莫屬》現場,有位求職者質疑羅敏:“趣分期現在的客戶群,有多少學生是在打工的?比重是多少?項目所銷售的產品是生活必需品的比重是多少?流行時尚的比重又是多少?你在對一群還在使用父母的生活費,沒有收支來源的學生,通過放貸的方式,促進他們去攀比、消費,我看不到您項目的社會價值。” 

現場觀眾聽后一片歡呼,主持人涂磊和嘉賓慕言也分別給了求職者一個擁抱。

羅敏激動地解釋,卻舉不出證明的數據,中途甚至一度語塞。 同樣是在這檔節目,一名留學生上來要找行政類工作。羅敏追問對方,兩年留學花了多少錢?理由是,如果留學花了父母50萬,對工作應該有很高的預期。如果干一份月薪三四千的行政工作,“你十年都掙不到那50萬,你覺得去留學有意義嗎?” 

現場另一名嘉賓直接懟他:“這是你一個鳳凰男的想法。” 羅敏被激怒了:“為什么我們四線的屌絲,不能在北京實現逆襲,不能成為首席執行官?” 

但這種憤怒很快被指偷換概念,以及過于敏感。

“在趣分期上,還不上錢的那些學生,找爸媽借錢去還錢,你會阻止他們嗎?” 鏡頭沒有留給羅敏。 

很多人都覺得羅敏憤怒,是因為這位嘉賓的話擊中了他的痛處,特別是“鳳凰男”這三個字。 但我覺得這不是重點,重點在于羅敏來北漂,不斷創業直到做出趣店的動力,在這一刻被這位嘉賓說的一文不值。 

他的動力是什么? 2018年,在接受“新經濟100人”的采訪時,羅敏被問到他的夢想是什么? 他當時一字一頓的說“我不怕你嘲笑,我也不怕別人嘲笑,我希望做成一家受人尊重的企業,我本人希望成為一個受人尊重的人。” 把他的回答和在節目中的憤怒,兩相對比,羅敏要的就是一個認同,這個社會對他的認同。

 而這個認同是通過趣店去納斯達克敲鐘來實現的,如果他沒有做校園貸,如果人設沒有崩塌的話,這個認同就實現了。 所以羅敏沒有停下腳步,不斷的在嘗試新業務把蛋糕做大,在發現需要強有力的地推時,又向曾經被他親手裁掉的老員工發公開信.... 

趣店從眾多創業公司中脫穎而出,敲鐘納斯達克最高市值突破百億,從這點看不可謂不成功。羅敏本人從一個北漂到成為老家的門面,學弟學妹們的偶像,不可謂不成功。 

但羅敏要的顯然不止是這些,他要大家對他的認同。

本文為專欄作者授權創業邦發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2012年香港赛马会94期 18选7的中奖条件 脉动棋牌官方下载 誉彩彩票安卓 安徽快3开奖结累 好运彩3d字谜 865棋牌平 双色球斜跳号走势图 新世佳彩票苹果 外币兑换赚钱违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