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大佬用人:李彥宏最小氣,馬化騰次之,馬云氣度最大

何加鹽 2019-08-10 07:55

編者按:本文來源創業邦專欄何加鹽,作者何加鹽。

李彥宏上央視的《遇見大咖》節目時,有這么一段:
 
在員工座談上,李彥宏說:

“重復的去做一些事情為了顯示自己的技術能力,這也是我非常痛恨的一件事情。

今年的最高獎有一個項目所有的關都過了,最后被我斃掉的,就是因為我知道還有另外一個團隊做了類似的事情,而且那個團隊先做的。對吧?

你技術含量再高,最后對業務產生了再大的需求,但是你做了重復的工作,我就要把它kill掉(斃掉),我希望把這個massage(信息)能夠層層地傳遞下去,大家不要去干這種事。”

 
聽到李彥宏這樣講,我馬上想起騰訊來。
 
騰訊的做法與李彥宏正好相反,其采取的是“賽馬機制”。往往一個項目,會有好幾個團隊都在做,最后看誰做得最好,就得到最大的獎勵。
 
例如,張小龍在做微信時,就有三個團隊都在開發同類產品。最后是張小龍團隊搶先做出來。做游戲時,也有其他團隊做過,最后是任宇昕團隊最成功。
 
張小龍和任宇昕,都是在和別的團隊做重復的工作,在百度是要挨批評的。但是在騰訊,他們都受到了重用,位列騰訊地位最高、權力最大、工資最高的少數幾個人之中。
 
騰訊從來不會說這樣造成了浪費。馬化騰認為,這種浪費是必要的。
 
在《灰度法則的七個維度》這篇文章中,馬化騰提出:
 

要容忍失敗,允許適度浪費,鼓勵內部競爭內部試錯,不嘗試失敗就沒有成功。

……在面對創新的問題上,要允許適度的浪費。怎么理解?就是在資源許可的前提下,即使有一兩個團隊同時研發一款產品也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你認為這個項目是你在戰略上必須做的。

去年以來,很多人都看到了微信的成功,但大家不知道,其實在騰訊內部,先后有幾個團隊都在同時研發基于手機的通訊軟件,每個團隊的設計理念和實現方式都不一樣,最后微信受到了更多用戶的青睞。

你能說這是資源的浪費嗎?我認為不是,沒有競爭就意味著創新的死亡。即使最后有的團隊在競爭中失敗,但它依然是激發成功者靈感的源泉,可以把它理解為“內部試錯”。并非所有的系統冗余都是浪費,不嘗試失敗就沒有成功,不創造各種可能性就難以獲得現實性。

 
從這點來看,騰訊的用人氣度,比百度要大得多。
 
寬容內部競爭、寬容浪費,可以在公司營造寬松的氛圍,是吸引人才、激勵人才的重要手段。很多企業家認識不到這一點,導致高官們縮手縮腳,動輒得咎,最后要么混日子拉到,要么趕緊走人。
 
這也是為什么人才在百度都留不住,但是在騰訊卻比較穩定的原因。
2
 
不過,騰訊的氣度,主要是針對競爭中脫穎而出的成功者,那些在競爭中失敗的人,后來怎樣了呢?
 
我特地去查了在騰訊做微信和游戲失敗的人的信息,發現挺令人寒心的。
 
張小龍做微信時的主要對手是劉成敏。
 
劉成敏之前在華為工作,因為業績出色,被騰訊挖過來,曾經因為SP業務的拓展,為騰訊立過大功。
 
在張小龍開發微信時,內部競爭者是手機QQ團隊和Q信團隊,都屬于劉成敏主管。但后來成功的卻是張小龍,劉成敏成為失敗的那匹馬。
 
此后,劉成敏的日子就很不好過。由于公司資源大力投向微信,劉成敏負責的部門漸漸式微,在關于騰訊移動互聯網架構和布局上已漸失話語權。
 
兩年以后,劉成敏黯然離職。
 
而在游戲領域,現在我們只知道在騰訊如日中天的任宇昕是大功臣。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任宇昕不是騰訊最早做游戲的人。
 
在騰訊最早挑起游戲大梁的人叫王遠。他當年曾被稱為騰訊“第一韓國通”,在開發QQ秀的過程中做出了很大貢獻。
 
2003年,王遠被派到上海組建游戲運營事業部,可是半年以后,王遠大力引進的韓國網游《凱旋》成為一個半死不活的雞肋產品。整個游戲部門被馬化騰直接清洗。
 
此后,王遠雖然還短暫負責了騰訊戰略發展規劃部,但是很快也不得志,離職走人了。
 
微博科技自媒體大V @闌夕 評價說:

“所以盡管騰訊「內部賽馬」的競爭機制常常為人稱道,但是其實對于沒有跑贏的馬而言,整個團隊在公司里再無信任可言,只要失去了證明自己的機會——哪怕只有一次——就會背負來自「不堪重任」的成見。”(見 @闌夕  2019年8月9日微博)

 
3
而阿里對待“敗將”的態度就截然不同。
 
最著名的例子是陳航。
 
當初阿里想做社交,陳航被任命為負責人,牽頭開發“來往”。
 
盡管阿里對“來往”投入重金、寄予厚望,甚至馬云還老著臉皮四處推銷,強制內部員工都必須用來往,還要求每人至少發展100個外部用戶,但來往還是做失敗了。
 
陳航打的這一仗,被認為“一敗涂地,堪稱阿里歷史上最丟臉的一場戰役”(@闌夕 語)。在網上搜“陳航”,還可以發現他的頭銜是“阿里最著名失敗者”、“臭名昭著的loser”。
 
如果是在騰訊,陳航可能就別想翻身了。還好他在阿里。
 
“來往”失敗后,陳航又提出要做企業即時通信工具。盡管很多人都不看好,但是馬云給了他極大的信任,甚至還把阿里創業圣地——湖畔花園那套房子讓給他閉關修煉。
 
陳航帶著7個人,發誓“不成功便成仁”,住進了湖畔花園。由于他們的瘋狂工作,陳航又榮獲了“瘋子”的稱號,湖畔花園圣地,也被改名為“瘋人院”。
 
后來,這群瘋子終于做出了他們的新產品,名叫:“釘釘”。
 
現在,“釘釘”已經有700萬家企業用戶,是中國最大的企業移動辦公平臺。
 
阿里的用人氣度不僅僅體現在對“敗將”寬容,還體現在馬云敢于信任高管,并且敢為一個不確定的未來給與高管最大的支持。
 
當年王堅從微軟研究院跳槽到阿里,說要做云計算,沒有人相信他能成功。因為他學的是心理學,根本就不會寫代碼。
 
據阿里首席風險官劉振飛透露,有一次總裁會上,一個高管直接開懟:“馬總,你不要聽王堅瞎扯,他就是個騙子。”
 
但是馬云不為所動,他相信王堅。
馬云對王堅承諾,這件事一定要做,一年投10個億,堅持10年也要做成這件事。
 
好一個風清揚(馬云的花名),何等氣度!
 
王堅也不負馬云的期望,終于做出了阿里云。
 
現在,阿里云已經是中國第一、世界第三的云服務公司。王堅也被稱為“阿里云之父”。
 
在企業里面,沒有人做事是一定會成功的,失敗是常有之事,對于高管來說尤其如此。
 
而且,高管做事失敗,往往會導致公司損失慘重,所以,領導人寬容失敗,尤其是寬容高管失敗,需要有很大的氣度。
 
但是,如果不能容忍失敗,就會導致高管畏首畏尾,不敢挑戰風險。
 
據@闌夕 說:

“有的時候和騰訊的員工聊到這些,就相對能夠理解為什么這家公司會有擔憂漸成「養老院」的焦慮,因為整個環境太追求穩妥了,前面一個張小龍跟神一樣擺在那里,與其孤注一擲的找上級推立項,不如劃劃水把KPI完成,確保年終獎不縮水。”(見 @闌夕2019年8月9日微博)

 
這種情形對一個大公司來說,其實是很可怕的。它會使人喪失激情,凡事只想明哲保身,失去奮斗的動力。
 
4
從以上案例我們可以看到,在用人上,李彥宏注重的是各盡其才、避免浪費;馬化騰注重的是你追我趕,優勝劣汰;馬云注重的是寬容失敗,大膽闖蕩。
 
老板的氣度,決定了公司的文化和管理風格。
我們不能說那種更好,那種不好。企業成功和失敗都是多種因素的合力造成的。氣度小的百度未必會發展得更差,氣度大的阿里也未必會比騰訊更成功。
 
但是,就個人而言,我還是更喜歡阿里一點。
 
你呢?
本文為專欄作者授權創業邦發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nba2kol2 快乐12开奖号码 福彩快三第一门户网 推店彩票app 四肖期期準 十三水平台推荐 香港平码生肖走势图 ieg互动娱乐事业群待遇 盐湖集团辞职的人多吗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