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喜馬拉雅,尋找一個李佳琦

刺猬公社 2019-07-28 19:32

圖蟲創意-79054293348623844.jpg

編者按:本文轉自刺猬公社,作者園長,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你們是哪里?”

“我們是喜馬拉雅。”

“那太遠了,去不了哇。”

“公司在上海,可以來談談嗎?”

5年前,在黑龍江玩音樂的掉掉接到了一個外地的電話,問他愿不愿意轉到互聯網的音頻平臺做主播,合作出品節目。

在那段對話中,掉掉沒有拒絕對方。

如今掉掉主播的脫口秀《非常不著調》成了爆款,累計播放2.6億次,每天有50多萬人收聽。他本人也從主播“升職”為喜馬拉雅的創意總監,一邊錄節目一邊帶著團隊到處跑,給喜馬拉雅的各種線下活動站臺走秀。

以員工身份做主播的掉掉是個特例。像他一樣靠聲音在喜馬拉雅取得成功的主播們,絕大多數也是UGC用戶。刺猬公社在最近一次主播集體參與的播客節上,和幾位主播聊了聊他們的生活、工作和夢想。

獨自面對話筒,是喜馬拉雅主播們的常態

朱宇是掉掉的同行,有自己的一檔脫口秀《妙宇連朱》。

與掉掉不同,掉掉可以經常面對成百上千的觀眾。朱宇為了有同樣的現場感,則需要在錄制間自己營造現場感,才能讓萬千粉絲感覺身臨其境。

他很看重這種“信念感和對象感”,面對觀眾時腎上腺素可以加速分泌,甚至能夠激發意想不到的創意。

但獨自面對話筒,是喜馬拉雅主播們的常態。

在全職做喜馬拉雅主播之前,朱宇是電臺里的新聞播音員。新聞主播算得上“體制內”收入體面的工作,但朱宇感覺,這些不是他想要的。

他瞞著家人離開了工作好幾年的電臺,將自己的節目“妙宇連朱”搬到喜馬拉雅,開始了他的趣聞脫口秀生涯。

“我沒覺得我做的是個喜劇。離開了媒體,我依然用新聞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朱宇說。“妙宇連朱”是個取材于熱點事件,用娛樂化的表達形式進行包裝的脫口秀。

但他希望作品有喜劇的質感,要有預設好的劇本。用他的話說,就是“每個作品要有包袱、有矛盾沖突、有起承轉合。”

這體現在錄制前的準備上。電臺漫談式節目往往只準備幾句話的提綱,內容聽起來很即興,但背后是反復打磨到“精確到每個語氣詞”的文稿。

朱宇也因此承擔起兩人份的工作,一個人完成寫稿、播音到剪輯上傳整個過程。

他嘗試過尋找合作者,但他又覺得,脫口秀這種個性化色彩濃厚的節目,核心要素中的文稿編輯和演播很難被代勞。他害怕換個人就不是原來的味道。“就像和找戀愛對象一樣”,朱宇說。不過到今天他還在尋找。

情感主播陽芷也是個一人打拼的獨行者。

陽芷曾經是個服裝設計師,但不斷修改的設計工作讓她一遍遍自我否定,找不到成就感。她從小就喜歡聽收音機,也幻想過像電臺主持人那樣有自己的節目。在喜馬拉雅出現后,陽芷辭掉服裝設計的工作,如愿以償地成了網絡情感電臺的主播。

直播功能上線后,她選擇轉型做音頻直播。

和視頻直播不同,音頻直播信息量較為有限,主播和聽眾的互動只能依靠聲音和屏幕上的文字。在音頻直播功能推出時,就面臨了不少質疑,“誰會花同樣的時間和流量,去聽一個不能看臉的直播呢?”

但陽芷和她的聽眾們卻樂在其中。

每天中午和晚上,陽芷會打開直播“營業”,在這兩場持續3、4個小時的直播里,陽芷和粉絲們聊前任,聊愛情,也聊家庭親情。有時候她會邀請嘉賓,很多時候則是回答粉絲的情感問題。長期聽陽芷直播的粉絲對她充滿信任,愿意和她分享感情經歷,讓她看自己的傷疤。

陽芷認為自己在做一件很文藝的事。相比從直播間收獲的禮物,她銘記至今的是粉絲默默的支持。

每天睡前,陽芷會在朋友圈里發情感日記,一個有心的粉絲記住了她的心情,悄悄整理成一本書送給了她。

沒有版權的東西都不讓隨便播了

第一次見到暮玖時,她穿著一身明麗的漢服,發飾在陽光下散發出光彩。暮玖和陽芷一樣,都是“半路出家”的職業主播,她向往著有一天能夠與紫襟——喜馬拉雅最火的有聲書主播,站到同一個舞臺上。

暮玖 圖源:暮玖的喜馬拉雅圈子“暮玖的小酒館”

但暮玖也不是泛泛之輩。在喜馬拉雅招募《斗破蒼穹》的有聲書主播時,播了挺長時間但沒什么名氣的暮玖,果斷和小伙伴報了名。

“能夠播《斗破蒼穹》,幾乎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暮玖本人就是《斗破蒼穹》的死忠粉,很看重這個機會,并且將這次大冒險的成功歸為運氣。

從近200個報名者中脫穎而出,被這個有著千萬級影響力的大IP砸中,這讓當時并不出名的暮玖一度殺入喜馬拉雅有聲書主播前十。

在這之后,暮玖成了這類作品的專業戶。《誅仙》《萬古天帝》等大作被她一一斬獲。有段時間,她需要早上六七點鐘起床,錄音、剪輯到晚上九點才能趕得上播出的進度。否則,聽不到新片段的粉絲就要催更了。

《斗破蒼穹》講的是小人物的逆襲故事,暮玖本人也在不斷逆襲。她“升級打怪”的經歷,和她的“成名作”有幾分相似:從零開始學播音技巧,練就女生播講“男頻”玄幻的感染力;從護士轉行,選擇自己喜歡而且擅長的配音工作,在老家縣城實現小小的財務自由;因為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她又從老家來到北京工作,并成為喜馬拉雅簽約主播……

暮玖的“逆襲”,讓人看到了從零開始做主播的無限可能。

楊湃是個懸疑題材主播,他向人們展示了另外一種從零開始的可能性:在喜馬拉雅,一步步搭建起自己的“懸疑故事宇宙”。

曾經,楊湃感嘆自己沒有遇上好時候。他北漂失敗回到家鄉,趕在了互聯網內容平臺爆發的前夜,自己空有一身本事無處展現;來喜馬拉雅播有聲小說時,平臺的規范化迅速推進,“沒有版權的東西都不讓隨便播了”。

他決定播自己原創的懸疑故事。“我走這條路,到今天都是被迫的”楊湃說。“被迫”原創的他,從貓臉老太太、北新橋鎖龍井這些民間傳說入手,把離奇的情節和幽默的曲藝元素相結合,形成獨屬于他的風格。

楊湃現在覺得,他享受到了原創的紅利。他認為,原創主播能準確知道文字的情緒點在哪里,哪里加音效或配樂會更有代入感。

聽眾證明了這一點,他自己的付費專輯《一千零一夜》播放量接近500萬,80多萬粉絲關注了他本人。

誰會是喜馬拉雅的李佳琦

在喜馬拉雅,楊湃和暮玖都算得上各自領域的“頂流”,有著很不錯的粉絲號召力。下線之后,他們還有另一重身份:楊湃是個茶樓老板;暮玖是個不坐班的公司職員。和他們類似的,是情感主播夏雨嫣。

雨嫣還不到30歲,是北京一家公司里做到了財務總監。和財務工作需要的嚴謹細致一樣,情感主播也需要細膩的心思才能幫到聽眾。“現在毒雞湯太多了”,雨嫣覺得,情感市場上有很多對年輕人的誤導,讓人對愛迷茫。她想要輸出讓人幸福的戀愛觀,甚至還因此自學了心理學。

“情感主播如果沒有強大內心力量的話,會讓自己感到抑郁和焦慮”,雨嫣說。她會從粉絲留言和評論里尋找節目的靈感,隨時和粉絲保持感同身受。她決定在情感節目之外,再做一些什么。

前不久,雨嫣的第一期“失戀訓練營”開班了。沒有做特別的宣傳,就有1400多粉絲報名。但最后,訓練營只接納了42個學員。

并不是粉絲放了鴿子,這是雨嫣篩選后的結果。她覺得自己必須對粉絲負責,要掌握每一個人具體的情感問題。最后,有三分之二的人“徹底走出來了”,還有人加入了雨嫣的情感團隊。

雨嫣正在建立一個全職的團隊,希望可以幫助到更多的人。和短視頻、微博、公號等賽道的頭部博主相似,雨嫣也在經歷從單一渠道到品牌化發展的路徑:她還是喜馬拉雅的主播,但會在音頻節目之外,為用戶提供更多的服務和價值。

這種路徑不是個例。在刺猬公社和數位主播的交流中,幾乎所有主播都對打造更加品牌化的個人IP表達了強烈的愿望。

粉絲將近90萬的歷史主播大力丸就覺得,自己現在是個“自媒體的踐行者”。他和朱宇一樣之前也做過電臺主播,用在喜馬拉雅“重操舊業”的方式,延續著自己的主播職業生涯。

IP不只代表主播的職業榮譽,還意味著更有想象力的市場空間。懸疑故事主播楊湃也說,不久前聽過老家同縣的某位短視頻主播,直播賣貨一晚上營收六七十萬。“難道不羨慕嗎?我也羨慕啊”,楊湃嘴上說著羨慕,但他心里也知道,自己還沒到那個時候。

他在等一個契機。文中先后提及的7位主播,是這個音頻平臺700萬主播群的冰山一角,他們構成了喜馬拉雅內容生態的基石,也是開拓新邊界的起點。

在建設了近7年的主播梯隊之后,喜馬拉雅也在尋找它的李佳琦。

本文為專欄作者授權創業邦發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鞍山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湖北福彩30选5规则 体彩六码最大遗漏组六 瑞超最新比分结果 江西时时历史号码查询结果 河北快三100期走势图 正常斗牛怎样掌握技巧 3d近3o期开机号和今天的试机号 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网球比分直播捷报